「twice michaeng」的圖片搜尋結果

 

『終於!終於到了最後一場比賽!今年的戰況非常的激烈,如果葛來分多贏了就是今年的冠軍,但如果是史萊哲林贏了,今年的院際盃就會是這十年以來第一次需要比較三個學院三場比賽的總得分來決定冠軍得主,究竟最後的結果會是如何呢?我們5分鐘以後就要揭曉啦!!』

 

情緒高漲的播報員,聲音響徹了整個球場,而最後一場的比賽,也吸引了全校的學生前來觀看,三場全敗的雷文克勞是來看熱鬧的,赫夫帕夫的人是來等比賽結果,而葛來分多和史萊哲林的學生們的吆喝加油聲則是已經大聲到幾乎要蓋過播報員的麥克風


 

「史萊哲林的新人今年不好應付,賈斯,你盡量攔住那個綠色頭髮的新人,她可和雷文克勞那些追蹤手不一樣,你再混我就扒了你的皮!」

「知道了!」

「而那個大塊頭看守手只是中看不中用,墨里斯跟威爾士我們就照戰術進行攻擊,盡量多得點分數」

「好!」

「那兩個打擊手很陰險,彩瑛!妳跟多賢配合,早點把他們打下來對我們比較有利」

「了解!」

「然後...俞定延,我知道妳和那個傢伙有過節,但妳給我冷靜,速戰速決,聽到沒?」

「呿!我才不會用比賽勝負跟她開玩笑,放心吧!」

 

賽前的葛來分多球員室,艾利兒環視著圍成一圈的隊員們,一個一個做比賽前的最後交代,眼中滿溢的,只有對於勝利的渴望

 

催促隊伍上場準備的炮聲響起,伴隨著滿場觀眾的鼓譟聲,球場的兩邊終於走出了兩隊腥紅與翠綠

 

「子瑜,自己小心」

「知道了,南姐姐」

 

看著對面拿著球棒的彩瑛和多賢,南的眼中有些凝重,即使知道彩瑛跟子瑜不錯,但到了球場上只有隊友沒有朋友的原則她還是很清楚的,而聽到了南的叮嚀,知道她的擔心,子瑜反倒朝她露出了個要她放心的笑容

 

「彩瑛!多賢!找博格!」

 

一開球,艾利兒再次一馬當先將被胡奇夫人拋上天空的快浮一把抱進懷裡,快速熟練的閃過了迎面而來的史萊哲林追蹤手,毫無阻礙的就往史萊哲林的球框衝去

 

『葛來分多得分了!!一開賽就由隊長艾利兒率先進球,看來今年葛來分多對於這場比賽的勝利是勢在必得阿!不過史萊哲林的追蹤手也是來勢洶洶,今年新人王的熱門人選-周子瑜搶到快浮了!』

 

快浮一越過球框便被等在後頭的子瑜一手攔下,只見她單手抓著快浮左閃右閃,任憑葛來分多的追蹤手怎麼朝他的方向撲攔,快浮就像是被施了恆黏咒一般緊緊黏在子瑜手上,與艾莉兒的抱球不同,單手抓球的子瑜在飛行上更具靈活與侵略性,沒多久葛來分多的球框與滿臉警戒的看守手就在眼前了

 

強而有力的快浮劃破了熱鬧歡騰的加油聲,掠過葛來分多看守手賈斯的指尖,快浮的皮革與賈斯的手套相觸發出輕輕的摩擦聲響,接著貫穿葛來分多的球門,炸開了史萊哲林觀眾席的歡呼


 

「不愧是子瑜,果然很強阿...不過我也不會輸妳的」

 

看到快速掌握穿過球門的快浮朝自己球隊的球框飛去並完美突破賈斯防守的子瑜,彩瑛惋惜隊伍失分之餘勝負欲也迅速的被點燃,抓著球棒確認了博格的位置,控制了身下的掃帚就往那顆正肆無忌憚在球場狂妄亂竄的黑色球體飛去

 

「彩瑛小心!!」

 

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彩瑛往博格飛去的同時,史萊哲林的打擊手-瓦賽也像個鬼魅一般從不知名的方向飛出來朝彩瑛的小身版送上的方才掌握住的另一顆博格,將一切全收進眼裡的多賢一反平時的溫文軟萌,神色凌厲一聲大吼警示彩瑛後也加速衝過去,將那顆正對彩瑛後腦勺的博格擊打回去

 

「還是一樣卑鄙阿...烏亞」

「兵不厭詐,更何況我沒有違反規定吧?」

 

而停在另一邊半空中的艾利兒自然也看到了史萊哲林打擊手的行動,知道這是她多年來的死對頭慣用的伎倆,只是冷冷掃了挑眉攤手滿臉不在乎的史萊哲林隊長烏亞一眼後,便加速去支援正在防守球框的賈斯和威爾士

 

『葛來分多防守住了史萊哲林的第一波進攻!!而剛剛差點被博格攻擊的孫彩瑛也掌握住了博格,看起來是準備要做反擊了』

 

「居然拿我當靶子?我孫彩瑛還真是被你們小瞧了」

 

差點被暗算的彩瑛舉手示意還在自己身邊盤旋的多賢感謝救命之恩,想到方才那有些危急的場景,對於對手的策略心裡也有了底,不想落於被動的她,看準了史萊哲林追蹤手-魁北克的位子,一棒就將又繞回來想將自己打下掃帚的博格全力掃出去,沒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嚇出了她一身冷汗


 

「子瑜!!!」

 

彩瑛擊出的博格精準地打中了魁北克的掃帚,也成功的讓他失去了重心從掃帚上掉了下來,卻沒想到他在下落時,居然正好把飛在他下方的正準備救援的子瑜給撞了下去,甚至還順勢騎上子瑜的掃帚,更直接放任子瑜往距離空中還有幾百呎的沙地墜落;一看到自己的攻擊竟害自己的朋友掉下去,彩瑛立馬急著想上前救援,但無奈實在離的太遠,讓她即使想要加速去救人都來不及


 

「可惡...」

 

不亞於彩瑛的驚慌,另一邊正和定延做眼力角力的南看到自幼就陪在自己身邊,可以說是自己現在唯一親近的人就這樣高速下墜,此時也顧不得再去搜尋什麼金探子,連忙將掃帚的速度逼至極限,一心一意只想趕快飛到子瑜身邊,就算以自己的力量絕對抓不住子瑜,但至少子瑜在撞到地面之前能有些緩衝,因速度帶起的狂風在南耳邊呼嘯,正當她俯下身子壓下掃帚準備再加速時,眼前的場景卻讓她拉起掃帚停下了動作,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畫面



 

「姐!」

 

彩瑛驚喜的看著定延穩定的坐在掃帚上一手扯著子瑜的球衣領子,而原本都已經閉上眼睛準備迎接撞擊地板疼痛的子瑜則是睜大雙眼抬頭看著正滿臉不悅揪住自己衣領的定延,似乎不敢相信現在正穩穩抓住自己的就是那讓史萊哲林學生恨的牙癢癢的俞定延

 

「嘖...真是會給人添麻煩,不過你們史萊哲林的傢伙果然有夠卑鄙的阿...連自己人都能這樣利用」

 

定延承認,要是平常發生這種事,她絕對不會多管閒事的去救其他球隊的人,更不用說又是她最討厭的史萊哲林,但偏偏在她面前掉下來的人是周子瑜,想起了那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護短,又真心把這個綠髮傢伙當成好朋友的自家妹妹要是看到周子瑜真的這麼摔在地上肯定會難過好幾天,也就思考兩秒後定延還是選擇了出手拉了子瑜一把,還趁機揶揄了那些穿著綠色球衣的其他人

 

「俞定延!妳完蛋了!!」

 

但就在定延操縱著掃帚緩緩下降,準備把子瑜帶回地面上時,史萊哲林的另一個打擊手-麥特卻突然將博格直接往拉著子瑜衣領而根本不能閃躲的定延臉上砸去

 

「Oops...」

「姐!」

 

看著自己的隊上的打擊手居然不管仍然吊在半空中的子瑜,反而還直接用博格朝兩人打去,完全是只顧勝利甚至是報仇,而不管隊友死活的表現,名井南的心瞬間涼了半截,但她卻也沒有能力阻止朝子瑜和定延飛去的博格,只能無力的看著那顆黑色凶器朝兩人直直飛去


 

「幹什麼!」

 

博格雖然快,但有人比它更快,在定延抓住子瑜的時候,已足夠彩瑛靠近兩個人,而彩瑛一看到麥特打向兩人的博格,迫切想保護親人朋友的心瞬間被激起,策動掃帚在半空中漂亮的迴旋舉起球棒擋在定延和子瑜前面,一棒就把來勢洶洶的博格給打了回去,甚至加速追上已被擊出的博格,在博格靠近麥特時又加揮了一棒,直接把想要趁人之危的麥特給打下掃帚

 

「啊哈...活該!是不知道葛來分多誰都可以攻擊就是不可以攻擊搜捕手嗎?彩瑛沒把你拍成肉醬真是對你很客氣了;欸欸周子瑜小姐,妳的站到囉,下車」

 

深知彩瑛一定會趕上的定延氣定神閒地等博格衝向自己,毫不意外地看見彩瑛像頭發狂的雄獅擋在自己前面對著麥特嘶吼,等到麥特墜落到地上摔斷大腿骨後再毫無良心的嘲笑一番,而在彩瑛的活躍下她也安全的將子瑜送到離地約兩呎多的半空

雖然距離地面還有一小段距離,定延卻已鬆開還抓著子瑜領子的手,雖然救了子瑜但她也沒打算讓子瑜再回到場上比賽,對於史萊哲林的芥蒂更讓她沒打算讓子瑜太舒服的降落在地面

 

「定延學姐,謝謝...」

「......嗯...嗯」

 

卻沒料到被自己摔了一身沙的子瑜居然還能一臉爽朗的朝自己露出笑容,這可跟自己認知中的史萊哲林大不相同,也讓本來還想說幾句的定延不禁一楞,一時之間竟不曉得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子瑜的謝意,只得點點頭面無表情的簡短回應後,就飛走了

 

「......」

 

跟定延的驚訝和自我糾結不相上下的還有另一邊的南;打從比賽開始看到自己隊友竟為了保護自己而動手搶了子瑜的掃帚,到後來甚至不管子瑜安危揮擊博格朝她打去,最諷刺的是,到最後救了自己妹妹的人居然是平常最看不順眼的那兩個葛來分多,名井南不禁開始懷疑這場比賽自己到底還有沒有要抓金探子的必要

 

「找俞定延的麻煩是吧?多賢,把名井南給我打下來!墨里斯、威爾士我們去射爆史萊哲林的球框!」

「知道了!」

 

看到史萊哲林的人為了勝利居然不擇手段,連自己隊友的死活都不管,艾利兒的臉色也不禁冷了兩階,在彩瑛把麥特打下掃帚後便轉頭吩咐像隻老鷹在場邊搜尋獵物的多賢,打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在史萊哲林一下子少了兩個球員的情況下,葛來分多也要趁機發動攻擊了,只是這次的目標改成了史萊哲林的搜捕手-名井南,她在前兩場比賽表現的也是可圈可點,不管是抓捕金探子的手法抑或是閃躲博格的技巧以及對掃帚的掌控都是完美,只是這次她面對的是葛來分多的金多賢,那個傳說只要被釘上就難逃鷹爪的金多賢,她能夠全身而退嗎?!』


 

「果然找上我了嗎....」

 

看到遠處一接到指令就往博格飛去的多賢,南的臉色微變,即使自己不在意這場比賽的勝負,但不管是誰都不願輕易受傷,屏息等待著閃躲的機會

與多賢的那帶有淺淺單眼皮的眼對上,赤裸的殺意與博格一併來到南面前,但南也不是個會傻傻呆在現場等熱情如火的博格來跟自己親密接觸的人,乾淨俐落的側身,黝黑的鉛球颼的劃過南堅挺的鼻樑,不像彩瑛因為子瑜的關係對自己還有留手三分,多賢毫不客氣地猛擊確實的也讓南心裏一驚

 

「彩瑛!博格給我!」

 

多賢見到南躲過自己揮出去的博格以後便朝遠方的彩瑛喊去,打算要一口氣讓兩顆博格纏住南,逼迫她就算沒被打中也自動跳下掃帚棄權保命

 

「可惡...」
 

但名井南終究不是盞省油的燈,放棄這種事情並不在她的考慮範圍內,但回頭看向緊跟在自己身後的博格,平時一向冷靜沉著的南也有些惱了,任憑她怎麼左閃右躲,多賢還是像隻看到獵物的豹一樣,死死的跟在後面
 

「南姐姐!!」

 

毅力戰到底還是有結束的時候,多賢的堅持終究還是收到了效果,抓好角度的一擊正好擊中了南的掃帚,造價不斐的至尊火閃電就這麼被多賢送過去的博格斷成兩截,失去掃帚的南自然也就從高空上垂直落下,而在地面上的子瑜看到南無助的下墜,急的也不管趕不趕的上就往南掉下來的方向奔去


 

【南姐姐以前,是很溫柔的....】

【所以名井南現在會變成這樣是因為媽媽的死跟爸爸性格大變的壓迫?】

【幫我找回以前的南姐姐,不然讓她再這樣子下去,她會瘋掉的】



 

『葛來分多的孫彩瑛居然救了剛剛被她的隊友打下來的名井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就像被按了靜音鍵,原先鬧騰的球場鴉雀無聲,連喘口氣都會被發現,搧動場邊學院魁地奇旗幟的狂風呼嘯取代了尷尬的死寂,所有人此時此刻不分學院全是滿臉的驚訝與睜大雙眼,似是不能相信一向在場上在決鬥場上總要殺得你死我活的葛來分多與史萊哲林竟在短短的一場比賽內接二連三的發生拯救彼此的戲碼

 

原本被彩瑛握在手中的短球棒就這麼靜靜的躺在球場的沙地上,下墜的力道在沙地上揚起些微塵土,而剛剛好不容易被多賢砸下掃帚的名井南卻被彩瑛牢牢的以公主抱的姿勢摟在懷裡

 

其實彩瑛現在也不是很能理解自己是在幹什麼,腦中的疑惑並不亞於滿場的觀眾,剛剛怎麼就直接把球棒丟了還衝過去救那個平時看到自己絕對不會有好臉色還諷刺自己的人,只是想起了子瑜曾經和她說過的過往,和拜託她幫忙的事,自己下意識的就這麼做了,腦中的理智跟不上身體的反應,直到名井南那翠綠的球袍與混著淡淡朗姆酒香的黑檀木香氣映入彩瑛的眼簾沁入她的鼻腔,她這才發現自己準要被俞定延剁成八塊了

 

「孫彩瑛!!妳在幹嘛?!!!」

「妳...」

 

全場大寫的寂靜被定延一聲怒吼打破,顯然對於她出手救援名井南這點極度的不滿,彩瑛在她眼裡形同背叛的行動簡直氣得她要變成匈牙利角尾龍只差沒有噴出火,正想衝上去好好問清楚時眼角餘光卻瞄到了那一閃而過的金光;機會稍縱即逝,還在比賽中的狀況下要問也是等自己了結這一切再說,深知這點的定延也顧不上生氣,俯身加速就往金探子去

 

睜開雙眼,緊抱著自己的人陵線分明的臉龐直接映上南漆黑如夜的眼直達心裡,看著彩瑛的眼神寫滿了驚訝與不解,在掃帚被打斷的那一刻她就做好了受傷的準備,只求已經在地面上的子瑜不要傻傻衝過來當自己與地面的緩衝,卻沒想到這個平時沒少被自己冷嘲熱諷的人竟然會不顧比賽結束後的責罵也要拉自己一把;身上球袍被風捲起的力度與變得溫文不再猖狂的風切聲都讓南足夠察覺抱著自己的彩瑛此時是多麼輕柔的駕馭掃帚

 

「名井南!搶她的掃帚!俞定延去追金探子了!!該死來不及了...瓦賽,球棒給我!!」

 

發火的不只有定延,史萊哲林的隊長-烏亞此時也滿臉戾氣的朝南吼著,試圖要讓南重施之前魁北克對子瑜做的故技,卻發現定延已經幾乎要抓到金探子,秉持著就算輸也要和害他們今天打的綁手綁腳全無招架之力的彩瑛收點利息的心態,烏亞一把搶過了瓦賽的球棒,直接把博格往彩瑛那裡揮去

 

「糟糕...」

 

手上已經沒有球棒還抱著一個人的彩瑛看著正以極速朝自己飛過來的博格,內心估量過幾百種方法想讓損害降到最低,但千算萬算不管哪種方式成功率都是微乎其微,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反擊也沒有閃避的空間時,彩瑛咬咬牙只得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自己懷裡仍在發愣的南,但博格強大的力道讓彩瑛的背部在被博格扎扎實實的砸到以後,整個人也抱著南從高空中摔落


 

「碰」


 

球體撞擊肉體的聲音同時在場上的兩邊響起,多賢收起球棒,表情是少有的冷峻

 

「這是你攻擊彩瑛的代價,嗚啊嗚啊的送你去醫護室一程,不用謝」


 

烏亞擊出的博格是成功的擊中了彩瑛,但打從他開始行動,一直在場上盤旋的多賢也逮到了另一顆亂竄的博格,一發現烏亞的目標是自己的至親室友,手中大棒揮舞的力道是前所未有的強力,飛出的黑色凶器準確的打中烏亞的後腦勺,讓他連掙扎的時間都沒有便直接失去意識墜落

 

「彩瑛!!!」

溫咖癲啦唯啊薩!

 

好不容易逮到金探子的定延都還來不及沉浸在獲勝的喜悅中就看到自家妹妹抱著那個禍害一起朝地面摔去,縱然想去救援也因為金探子實在飛的太高連帶害自己現在也距離地面好幾百呎完全來不及;而下面的多賢又因為距離太遠根本沒辦法趕上,眼看就要眼睜睜看著彩瑛頭下腳上的跌到地面時,一道清亮熟悉的聲音響遍球場,又是那道四天以前救了桃的咒語

 

「紗夏?」

 

聽到熟悉的咒語,定延下意識的猜測出手的人是那個急中生智用符咒救了赫夫帕夫看守手的黑髮少女,但定睛一看才發現站在觀眾席上高舉著魔杖的是她一輩子都掛在心上,現在處境卻有點尷尬的雷文克勞級長

 

『葛來分多贏了!!今年的院際盃冠軍又屬於葛來分多!!』

 

響徹雲霄的歡呼聲震耳欲聾蓋過了播報員的比賽結果,史萊哲林的落敗形成了三院聯合慶祝會,即便因為葛來分多獲勝而跟學院盃擦身而過的赫夫帕夫也蹦跳笑鬧著,彷彿贏的是自己一般

 

墨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