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ae6e56f2aa2af81f145bde05098a81e7ed241b_hq.jpg

 

 

團生日就算進度吃緊也要發一篇出來的XD
下次更新真的是20天後了XDDDD

 

 

 

 

時間回到昨晚彩瑛與多賢入住的葛來分多學院雙人寢室,正收拾好隔天要用的上課用品打算早早就寢的兩人在互道了晚安準備躺平之際,一聲巨響突的響起嚇得兩人紛紛從枕頭下抽出魔杖對著門準備從還略顯貧乏的資料庫中挑出有用的咒語攻擊不速之客,卻在看清來人的臉之後放下手上的自保工具

 

「姐?!妳幹嘛啦!!」

「呼....嚇死我了...」

 

魔杖揮動點亮了房內的照明看清來人的臉孔後,相比開始大聲咒罵的彩瑛,這才慌慌張張從床頭摸到眼鏡的多賢則是鬆了口氣,事態緊急,多賢其實根本沒有看準咒語該發射的位置,只憑藉著過人聽力辨認門口的異樣,戴上眼鏡後才發現自己的魔杖尖端竟然是對著比較靠近門口的彩瑛床鋪,自己差點就把自己的室友給擊昏

 

「誰曉得妳們這麼早就要抱棉被睡覺了!我才被妳們嚇死好嗎!」

 

來人完全沒有一絲要反省的意思,反倒是逕自反手把門帶上後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彩瑛的床上,還順手拉走一顆枕頭,簡直就像把兩人的寢室當成自己家一樣舒適

 

「......我們明天都是一大早的課,又不像妳上課睡覺...」

「孫彩瑛!」

 

莫名其妙被剝奪了寢室空間又看起來不會被輕易放過的態勢,彩瑛也不顧什麼叫姊妹情了,毫不留情就往定延時常翹課睡覺讓家裡收到通知單被追殺的事實狠戳,毫不意外惹來定延雙手一抓掐住她的臉往兩旁拉扯的凌虐

 

「...欸好啦...妳們不要吵了...定延姐來這裡是有什麼事嗎?」

 

看著在床上扭打成一團的姊妹倆,其實經過一整天無趣的天文學與魔法史轟炸,現在已耗盡體力的多賢連忙開口勸架,不管定延來的目的是什麼,趕快解決她的問題讓自己好好睡覺才是根本之道

 

「噢對...妳們幫我想想看,要怎麼約林娜璉去舞會,我剛剛去赫夫帕夫的交誼廳,本來想說問問平井桃看看紗夏有沒有跟她說什麼,結果她不只阻止我進去還沒回答我問題就自己進去交誼廳了...」

「等一下!停停停!妳剛剛說什麼?再說一次?」

 

強行阻止定延如入無人之境的滔滔不絕,彩瑛此刻更想釐清的,是那被自家姐姐輕描淡寫帶過的違法亂紀,她多想拜託定延告訴自己剛剛那些話只是他的不小心聽錯了

 

「蛤?我說我去赫夫帕夫找平井桃,她阻止我敲他們的木桶不讓我進去心情看起來還很糟啊」

「梅林的鬍子...妳去敲赫夫帕夫的桶子?」

「對啊,不可以嗎?」

「我的天...」

 

可惜彩瑛的希望終究是落了空,用力拍了自己的額頭抹了把臉,她真是不知該怎麼說這個明明是個四年級,做出來的事情卻比一年級新生還離譜的頑劣分子

更讓彩瑛無言的是,看見她這樣的反應定延似乎還不覺得自己哪裡做錯,一臉的莫名其妙完全沒有要反省的意思,甚至還反問了自己的舉動哪裡不可行


 

「呃...定延姊...赫夫帕夫的木桶...不像胖女士這麼好對付...敲錯...會爆炸的...」

「蛤?爆炸?」

「對...我還真不知道妳這麼想當韓國泡菜...」

「赫夫帕夫的酒桶裡都是醋...如果敲錯音節會當場爆炸噴人,是四個學院裡面最難搞的入口」

 

聽完定延的『冒險犯難』,盤腿坐在床上捆著棉被的多賢也跟著怯怯地開口,她真是不能理解定延到底是哪裡來的靈感膽敢去挑戰全校最可怕的交誼廳入口,更別提那件事情是全校都知道的禁忌,打從自己入學以來就被各級老師與學長姐叮囑著沒事不要去招惹赫夫帕夫的酒桶,她說什麼都不能說服自己俞定延不知道這件事

多賢一瞬間有些理解彩瑛那每次聽到定延又去哪裡闖禍時,那眼中的無可奈何與習慣成自然是怎麼一回事

 

「妳該感謝桃學姊救了妳那該死的面子一次,要不隔天妳葛來分多俞定延就變成醃漬青蛙俞定延了」

 

冷冷瞅著定延像個木偶一般陷入沉默似乎發現了自己剛剛差點釀成多大的騷動,彩瑛這才好不容易壓下內心那千萬個想揮自家姊姊一拳的衝動,僅是翻了個白眼替差點被那個闖禍精攻擊的桃說了話

 

「哎呀那不是重點!!妳們兩個快幫我想想怎麼約林娜璉啦!我真是快被那女人煩死!」

「自己要追的學姊自己想辦法啊,我要睡了晚安」

 

本來只是想來找彩瑛跟多賢看有沒有什麼辦法,沒想到卻反過來被兩個孩子數落,面子掛不住的定延連忙顧左右而言他試圖打哈哈蒙混過去

趕緊端出約娜璉的打算試圖吸引兩個小孩子的注意,也好解決自己的煩惱,卻沒想到聽完自己問題的彩瑛居然絲毫不給她顏面馬上就把棉被罩到頭上一倒往柔軟的枕頭栽去,連本來還靜靜聽著的多賢也一併跟著躺下準備找梅林下一盤巫師棋

 

「孫彩瑛妳給我起來!!」

「吼...妳問我們我們哪會知道啦!要跟娜璉學姐去舞會的是妳,又不是我們!」

「欸妳話不是這樣說...林娜璉平常也很照顧妳,妳應該知道怎麼處理吧?」

「不知道」

 

然而俞定延豈是這麼容易放棄的女子,嘶吼著試圖扯下彩瑛迴避世界的保護罩,卻發現彩瑛也緊抓自己的棉被打死不放手

只見彩瑛咬牙掙扎著要把自己的棉被搶回來,定延用勁更大了,畢竟對於年幼孩子總是沒有抵抗力的娜璉對彩瑛疼愛有加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她俞定延不管如何都要抓住這個機會;一片腥紅被單在兩姊妹手上拉來又扯去,恐怕再用力點都可以聽見纖維斷裂的聲音

但論力氣終究還是身為打擊手的彩瑛略勝一籌,好不容易搶回變形的棉被,彩瑛二度送了自家姊姊一個結實白眼再度回到床鋪與枕頭的懷抱

 

「孫彩瑛!!」

「唉唷!妳自己知道該怎麼討娜璉學姊歡心啦!妳要不要做而已!!」

「......」

「就這樣啦,妳自己想辦法,我睡了晚安,妳出去記得鎖門」

「啊...彩瑛拜託醒醒聽我說」

「不要」

「拜託啦...彩瑛~孫彩瑛~~」

 

實在被纏的煩了,彩瑛忍不住低吼將枕頭再次丟向定延,得到對方表示理解自己發怒的委屈臉後心又軟了,卻沒想語氣放柔後對方又開始故態復萌得寸進尺抓著她的手臂不斷搖晃,逼得她白眼翻了好幾輪,好幾次都想直接抽出魔杖對自家姊姊施石化咒免得她再擾人清夢,但終究也只是想,對輩分要求嚴謹的孫彩瑛到底沒有做出這等以下犯上的事情


 

「總之就是這樣,我被我姊鬧了一個晚上根本不能睡,她現在倒是翹課在宿舍睡很爽,我今天一早真是差點沒掐死她」

「...辛苦妳了」

「算了...我根本就是上輩子欠她的...欸欸老師來了」

 

昨天晚上對彩瑛來說簡直不堪回首,被煩了一晚的人只能乖乖起來上課,而那個罪魁禍首此時卻窩在宿舍還搶走她的床呼呼大睡,孫彩瑛已經不想去探究自己上輩子到底是欠了俞定延多少錢,只知道要是可以她真的很想狠狠的修理自己那個讓人不省心的姐姐,但和子瑜一頓抱怨之後,彩瑛心裡倒是舒服了不少,一肚子怒火也早已熄滅沒了勁,自然也沒再想要把俞定延綁起來丟進黑湖裡的打算。掃了眼時間也正好看到妙麗走進教室,又禁不住大大打了個呵欠把課本從背包裡拿了出來,再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

 

「喏,這給妳」

「這啥?」

「南姊姊調給我的提神藥水,不要那個臉,本來是要給我喝的,沒有毒啦」

 

看見對方臉色差的快跟駐塔幽靈沒兩樣,子瑜默默的從包包裡拿出裝有清澈綠藥水的試管遞給彩瑛,自己說明過後準確捕捉對方那一閃而過的躊躇,子瑜僅是輕挑柳眉似笑非笑的邊吐著嘈邊做擔保,直到對方怯怯地把藥水接過去才回復本來的表情翻開課本,似乎不再打算搭理彩瑛

 

「謝...謝謝」

 

小心翼翼打開塞著試管的軟木塞,彩瑛忍不住開始想,要是跟自己一起長大的是子瑜該有多好?

墨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